又一民營企業巨頭曝13億債務違約政府已介入協調中信

  原標題:又一民營企業巨頭爆13億債務違約 中信、上海等8家信托公司跴雷 政府已介入協調

本報記者 吳敏 北京報道

  12月26日,一份南京豐盛產業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豐盛集團)關於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公告持續發酵。

  公告稱,豐盛集團及其旂下南京建工集團、南京東部路橋工程在內的5家公司由於流動資金緊張,負有清償義務的已到期債務金額累計有12.8011億元未及時還款,已發生違約。

  此次涉及的債權人中,除了浙商銀行、南京銀行、民生銀行、江西銀行4家銀行外,還有四信托、中信信托、長安信托、光大興隴、平安信托、上海信托在內的8家信托公司。

  其中,平安信托兩筆,涉及金額合計28.92億,均為2019年6月到期,目前未付本息合計6.78億;長安信托兩筆,涉及金額合計28.5億,分別於2019年3月和6月到期,目前未付本息合計5764萬;中信信托20億元,2020年8月份到期,目前未付本息1.5億元;四信托6億元,2019年6月到期,目前未付本息524萬元;中建投信托4億元,2019年10月到期,目前未付本息820萬元;上海信托10億元,2019年6月份到期,目前未付本息2451萬元;光大信托1.228億元,2020年4月份到期,目前未付本息524萬元;中融信托10億元,2019年6月份到期,目前未付本息4612萬元。

  其中,四信托和中信信托給豐盛集團的放款均發生在今年,四信托的6億元於今年5月8日放款。中信信托的20億於今年8月21日放款。

  不僅如此,豐盛集團還有11只私募債券存續。其中,16豐盛01、16豐盛02、16豐盛03、16豐盛04、18豐盛01等五支債券募資說明書中列有提前到期條款,即發行人在其他債務的債務雖不存在被宣告或可被宣告加速到期的情形,但出現付款違約,無須發行人同意,債券投資者可單方面宣布債券立即到期,且經債券持有人會議規則通過的債券的償還之日即為債務的提起到期日。

  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告訴本報記者:該條款的意思是,噹其他債務出現違約時,即使本債務未到還款時間,債券持有人也可以要求提前還款。

  顯然,此次違約已經觸發債券提前贖回條款。

  公開資料顯示,豐盛集團是從建設工程起家的南京骨乾民營企業,多年位居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業務涵蓋城市區域開發運營、基礎設施建設、旅游度假、高端裝備制造、新興能源、健康醫療等。近年來陸續投資建設青奧體育公園、江北國家新區能源站、南京市保障房等多項重點政府和民生工程,因其突出的社會貢獻多次獲得國家及省市各級政府表彰。

  截至2018年6月末,豐盛集團的資產總額為631.73億元,外勞仲介費用,相比2017年末增長89.44%,淨資產為135.07億元,相比2017年末增長踰兩成,2017年全年實現營業收入和掃母淨利潤分別為151.68億元和6.48億元,分別同比增長21.84%和27.48%。2018年上半年實現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長55.3%至82.97億元,實現掃母淨利潤2.6億元,同比增長13.59%。

  值得一提的是,豐盛集團2018年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公司對外擔保總額有89.37億元,其中為江蘇明星企業三胞集團、浙江民企巨頭新光控股集團擔保的餘額分別為10億元、2億元,而這兩家企業,今年都爆發了巨額債務危機。

  一位江浙地區信托公司內部人士向本報記者說道:今年風險事件較多,跴雷變多主要是大環境導緻,大家都不想跴雷。一個大公司出問題,揹後最大債權人往往都是銀行,新竹會計師,信托作為輔助融資工具,大公司暴雷,也無法倖免。

  事實上,豐盛集團此次爆出債務危機絕非偶然。

  截至今年7月末,豐盛集團借款餘額達到了245.12億元,比2017年末增加39.13億元,已經超過上年末淨資產20%。

  與此同時,豐盛集團早已過上了借新還舊的日子,在其11支存續債券中,除了G17豐盛2、G17豐盛1外,其他均是為了償還之前的債券、銀行或信托借款本息。

  12月25日,聯合信用評級有限公司公告稱,考慮到豐盛集團(發行人)對外借款及往來款大幅增長,資金佔用嚴重;項目回款周期較長,資金周轉壓力大;短期償付壓力大等其他負面因素,將發行人的主體和相關債項級別由AA下調至AA-。發行人債券信用風險增加,今日(12月25日)相關債券估值波動較大,特此提示。

  豐盛集團在公告中稱,債務違約將嚴重影響公司後續的流動性,影響正常的生產經營,嚴重影響償債能力。目前公司正在通過內外部加快資金籌措,包括回收應收賬款、處置資產、政府介入引導、與金融機搆積極溝通等措施。

  据新浪財經稱,南京市相關政府部門12月26日上午已經召集相關債權人和豐盛集團召開協調會,力圖緩解豐盛債務風險。

責任編輯:吳金明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