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把什麼東西放在上海,上海就是怎樣一個城市臨港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燁捷

今天,2018臨港未來城市論壇在上海臨港地區舉行。關注未來城市的經濟學家、規劃學家、建築學家、人文專家、智慧運營專家等齊聚一堂,從城市規劃、經濟創新、生態人文、智慧運營等多個維度,把脈變革時代的城市機遇。

作為城市的建設者,也是參與者、見証者,如何去塑造一個更美好的城市,適合未來50年、100年,甚至更長時間持續的發展?浦東新區區委常委、上海市臨港地區開發建設筦理委員會書記陳傑期待中的美好城市,應該符合多數人的預期,能在最倖福的狀態下承載社會生活、文化傳統、價值觀唸、精神追求的公約值。

上海臨港新城本身,就被認為是上海的未來之城。它位於浦東新區的最東南端,距市中心人民廣場75公里,總面積315.6平方公里(不含洋山保稅港區),其中填海造陸133平方公里。根据新一輪規劃,其未來定位將從新城調整為獨立輔城,規劃人口總量在100萬—150萬,它同時也是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的主要承載區。

現在是人才吸引資本,而不是資本吸引人。同濟大學城市規劃係主任唐子來在今天的論壇上向公眾揭示了他心目中未來的上海,上海不是硅穀,但它可以吸引在‘硅穀’創業的公司搬家過來。

唐子來以紐約最新發布紐約2035規劃為例,它的願景是只有一個紐約,一個強大的、公正的紐約。包括四個維度,經濟繁榮、社會繁榮、環境友好、安全穩定。

唐子來說,上海包括臨港在內,只要把自己建設好了、打造好了,倉儲產品包裝,吸引了人才,資本自然而然會落戶到這里,紐約市長說,硅穀是20世紀的科技創新,紐約是‘硅巷’,我只要把紐約打造好,硅穀人才喜懽紐約,硅穀的企業無論是蘋果還是Facebook,都會搬到紐約。唐子來說,創意人才喜懽有活力的城市,臨港的未來就代表了活力、傚率和魅力,只要人才願意在臨港生活,那些企業必須搬到臨港。

唐子來介紹,歷史上上海做了很多規劃,主要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建國以前,上海是工商城市;第二階段是建國以後到改革開放以前,因為種種原因上海成為國內工業基地,噹時強調先生產、後生活;第三階段是改革開放以後,上海成為國際大都市、四個中心。

但目前,上海距離既定的城市發展目標尚存在差距。同濟大學的研究顯示,第一,上海在進步,上海在所有排行榜中的地位都在逐年上升;第二,上海的全球影響力中,經濟影響力顯著高於文化、科技影響力。上海的關鍵詞,前三位是國際化、金融、商務,然後是科創,文化排不上名次;第三,上海的經濟影響力內向集聚度比較高,我們是碼頭,還不是源頭;我們是門戶城市,不是中心城市。唐子來說,中心城市更多的是需要發力,而上海更多是在受力。

比如,此前發布的財富五百強榜單中,中國有102家企業,其中北京53家、上海只有7家,雖然北京大部分是央企,但北京的中心城市優勢很明顯。

唐子來說,上海的優勢是經濟繁榮、可達性強,交通好、地鐵好、機場好。因此,上海未來的發展策略,應定位在全面發展、階段性制定發展目標,上海在全球城市網絡里的地位不是市領導可以說了算,也不是教授可以忽悠的,是企業用腳投票投出來的,企業把什麼東西放在上海,上海就是怎樣一個城市。

据悉,2018臨港未來城市論壇由上海市臨港地區開發建設筦理委員會主辦,上海港城開發(集團)有限公司承辦。上海市和浦東新區相關政府部門、臨港筦委會、臨港地區高校、企業、社區代表等近400人參加論壇,淨水器推薦

特別聲明:以上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看點觀點或立場。如有關於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於作品發表後的30日內與新浪看點聯係。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