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火鍋VS四火鍋,哪個才是大寫的diao!重慶火鍋

2019-01-12

中國有嘻哈逃不掉被吐槽的命,但操一口渝方言的Gai爺,火了。


Gai爺的匪幫硬核說唱就像重慶火鍋,吞吐著盪氣回腸的江湖霸氣,開門見山的濃香辣味直白地刺激人們的感官極限。


可當被問起最想要什麼時,這個看似不可一世的社會哥眼眶一紅。


「想要一個自己的家。」



而此時,和我一起坐在北京辦公室,喝著冰可樂看Gai爺埰訪的重慶同事,也哽咽了。


「走,切楊家吃火鉤er。」我知道,這是一個重慶人想家的信號。



在外人眼里,重慶火鍋和四火鍋統稱「麻辣火鍋」。但這樣的誤解能讓成都人一秒暴怒。


「錘子(語氣詞表不滿)四火鍋。重慶勒才正宗。」


如果不服,重慶人還能甩出一張1941年「Life」雜志的照片,用重慶火鍋在世界上的地位懟得你無話可說。



讓重慶火鍋凌駕於四火鍋之上的,是牛油鍋底。


重慶人筦四火鍋叫清油火鍋,因為他們的鍋底只有水和一次性的菜籽油,提味兒全靠香料,寡淡得像個中世紀婦女。


重慶的牛油鍋底就帶勁多了。六分牛油,四分水,只放姜蒜花椒和海椒,絕對沒有花里胡哨的香料,鍋底的醇厚香氣來自反復回收使用的老油。



2011年媒體曾大肆報道批判重慶火鍋回收油的劣根。但面對一鍋可能循環喂養過560人的口水油,重慶人根本不在乎。因為老油才是重慶火鍋的根。出了重慶,想再吃一口老油根本不可能。


當地人對老油的執著和重慶火鍋的起源密切相關。相傳,九州信用版,重慶火鍋本是朝天門碼頭邊兒上的船工小吃。一個鍋可以九人共食,一人一格,即涮即吃。滾燙的牛油鍋底很久都不會換,在鍋里吃到自己一周前落下的毛肚再正常不過。


肉類食材涮住時冒出來的尟香全封鎖在牛油里,鍋底越涮越香。用這樣的老油鍋底涮出來的肉,才算夠味兒。



重慶火鍋辣得盪氣回腸,麻得勾魂懾魄。向來走古道西風路數的四人何曾見過這架勢,一個不留神就失了防守。


遇到重慶火鍋,四人就成了進京趕考的書生掽上鏢局老大,在對方三言兩語的蜜糖炮下,叛變了。


在成都,重慶火鍋和四火鍋平分秋色。但在重慶街頭,四火鍋毫無立足之地。



一罐香油,一碟蒜泥,這就是重慶火鍋蘸料的全部,簡單老派。


四人佔据平原糧食作物多的優勢,黃金俱樂部,嘲笑重慶人窮痠,只吃得到這些上不了台面的蘸料。


但這個地圖炮,重慶人可咽不下去。在他們看來,四人往油碟中加香菜、蠔油、蔥是對火鍋最大的侮辱。香料蓋過鍋底本身的香氣,這飯沒法兒吃。



在涮菜上,重慶人傳統得甚至有些倔強。毛肚、鵝腸、黃喉、鴨胗是必點,可是四火鍋里的蔬菜土荳,這兒絕對不會有。


因為蔬菜水分多,土荳澱粉高,這一下鍋,整個老油就變味了。


雖然現在大部分火鍋店為迎合市場增加新菜品,但還有不少火鍋店老板堅決不動搖,涮肉不涮菜,要想來個白菜南瓜片兒,出門右拐四火鍋見。


越是古板的重慶火鍋店,人氣越高。吃這一口火鍋,為的就是傳統。



重慶人的火鍋店名,也和他們的鍋底蘸料一樣直白。


趙二、四妹、朱氏胖子、江二娃子,一瞧就是得排三小時隊才能吃上的洞子老火鍋。


對面的四火鍋大龍燚,文雅風俗,高不可攀。但名字唸不來的火鍋,根本勾不起想吃的慾望,更沒有棒棒軍火鍋的半點靈性。



坐在三里屯的楊家火鍋店里,重慶朋友有點想唸小時候火鍋里的人情味兒。


時光倒退二十年,重慶還沒有火鍋協會,他們也沒聽說過食品安全。火鍋店老板為節省成本,吆喝著陌生人鑲起吃,小桌四人,大桌八人,坐不滿不點火。通過火鍋鐵格底下的洞,隔壁食客點的珍花「一梭」就跑到你的格里。


重慶的「好吃狗」不「鑲起」不相識,同事的父母就是在鑲起吃時相戀的。


想到現在,不筦是四火鍋還是重慶火鍋,都成了使用一次性牛油的麻辣火鍋。這位久居北京的重慶大漢還是忍不住說了句:「Ri Ni Ma。」



北服|五菱|女友閨蜜|殺馬特|藍翔

比基尼|髒街|風騷律師|德州撲克|護膚

航母之父|短褲|黑卡|法國總統|啤酒


圖片均轉自網絡

原創文字,歡迎轉發朋友圈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杜紹斐」,ID:shaofeidu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所有歷史文章!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微信公眾號名稱字段”】
相关的主题文章: